货币退潮:从“ 缩减恐慌 ” 到 “ 缩减平静 ”

本文来自格隆汇专栏: 新财富 ,作者:邵宇 陈达飞

与2013年相比,此次Taper的影响会比较温和,表现在主要新兴市场国家2020年的经常账户赤字大幅收窄,储备充足率也显著提升,资本外流的压力远低于2013年。且美联储这次吸取了历史经验和教训,更注重与市场的沟通。这些因素都有助于缓解Taper或缩表时可能出现的流动性冲击,“缩减恐慌”正变成“缩减平静”。

全球货币退潮降至。继8月底在怀俄明州杰克森霍尔会议上首次释放缩减资产购买的信号之后,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9月22号的议息会议上再次强化了于今年底开启Taper、并在明年中完成的意愿。此外,欧洲央行在9月9日的会议也表达了逐步退出疫情期间特殊救助政策的意愿。

2013年5月,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意外地释放Taper信号,引发了“缩减恐慌”——美债长端利率和美元指数急升,部分新兴市场国家汇率大幅贬值,信用风险溢价持续扩大。有了前车之鉴,这次会不一样吗?“Taper 2.0”会有何不同?


权益资产:缩表之下,波动性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