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三年巨亏,财务数据有猫腻,这家深圳药企终被监管盯上

9月3日晚间,翰宇药业(行情300199,诊股)发布关于深交所给予公司及相关当事人通报批评处分公告。

经查明,翰宇药业业绩预告披露的预计净利润与年度报告披露的经审计净利润相比,盈亏性质发生变化、存在重大差异且未及时修正。

深交所对此作出如下处分决定:对翰宇药业给予通报批评处分;对翰宇药业董事长曾少贵、执行总裁PINXIANG YU、时任财务总监魏红给予通报批评处分。

净利润三连亏

作为多肽行业龙头企业,深圳翰宇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位于广东省深圳市,成立于2003年4月。公司业务涵盖药物及医疗器械领域,主要产品包括多肽制剂、多肽原料药、客户肽、固体制剂、药品组合包装和医疗器械六大系列。

虽然是多肽领域的龙头企业,可近几年的业绩却“变脸”不断,已经连续三年都处于亏损状态。

数据显示,2018年-2020年,翰宇药业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2.64亿元、6.14亿元、7.22亿元,几乎腰斩;净利润分别为-3.41亿元、-8.85亿元、-6.09亿元,亏损额持续扩大。

数据来源:Wind金融

数据来源:Wind金融

2021年上半年,翰宇药业的境况也未能好转。数据显示,翰宇药业上半年营收达到3.66亿元,同比下降16.81%;净利润亏损2564.32万,同比下降154.46%。

而在4月10日,由翰宇药业发布的业绩预告修正公告中表示,2020年净亏损5.5亿-6.5亿元。而在这之前的1月30日的业绩预告显示,预计2020年度净利润为盈利2000万-3000万元。

这中间相差了近6亿的差额。同时,翰宇药业也对业绩修正的原因进行了说明。其中由于部分销售退货影响净利润,亏损约6000万元;出售科信必成部分项目计划有变,亏损约3000万元;由于对所投资的上海健麾信息(行情605186,诊股)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权投资核算方法的问题,亏损约2.03亿元;与子公司翰宇药业有限公司相关的事项亏损约3亿元。

而翰宇药业2019年的营收业绩和高昂的销售费用问题也遭到媒体质疑。

此外,记者还注意到,翰宇药业的上半年产品的毛利率几乎都在减少。

高管离职收警示函

从今年7月份开始,翰宇药业的高层不断变更。从发布的公告来看,申请离职人士包括证代、监事、财务总监、独董与副总裁等。

7月17日,翰宇药业公告称,公司证券事务代表李亚惠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证券事务代表职务;7月13日,翰宇药业发布两则人事变动公告。其一是财务总监魏红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财务总监职务。另一则是,公司独立董事唐键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独立董事职务,同时一并辞去提名委员会委员职务;8月7日,翰宇药业发布公告称,公司监事黄圳琼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监事职务;8月9日,翰宇药业发布公告,公司董事、副总裁、董事会秘书朱文丰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副总裁、董事会秘书职务及子公司担任的各项职务。

而在8月13日,翰宇药业就收到了深交所下发的警示函。

经查,翰宇药业在披露2020年业绩预告前,未能审慎结合实际情况对海外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长期股权投资会计政策变更、销售期后退回等相关事项进行会计判断,导致2020年业绩预告披露不准确,且存在业绩修正公告披露不及时的情形,违反了相关规定。

深交所给予公司董事曾少贵以及PINXIANG YU、魏红、朱文丰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股份质押频繁

2021年以来,翰宇药业频繁发布股份质押公告。

根据半年报的最新数据,目前翰宇药业股东曾少贵股份质押1.46亿股、曾少强股份质押1.28亿股、曾少彬股份质押2090万股,分别占总股本的15.92%、14.04%、2.27%。

数据来源:2021年翰宇药业半年报

作为多肽行业的大佬,其研发成果也是让人堪忧。2011年12月9日,翰宇药业司与科信必成签署了21个项目的研发合作协议。而在2021年1月12日,翰宇药业与科信必成签订了技术合作解除协议,终止研发科信必成的18个项目,同时还有自研产品普兰林肽。

8月26日,翰宇药业宣布与辉凌制药有限公司达成战略合作,公司拟将产品注射用醋酸西曲瑞克的上市许可及相关知识产权以385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辉凌制药。

另外,翰宇药业的资产负债比也是连年攀升。中报数据显示,翰宇药业的短期负债与长期负债分别高达2.92亿元、9.82亿元。

数据来源:Wind金融

记者就资金问题向翰宇药业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并未得到企业的回复。

值得注意的是,6月23日,翰宇药业公告,公司重点产品注射用胸腺法新以优价拟中选第五批国家集采。这是继盐酸曲美他嗪缓释片在第二批国家集采中标之后,翰宇药业又一重磅品种拟中标。

而在集采中标后,翰宇药业的生产以及销量能否跟得上,其利润又能否可以迎来拐点,一切还是未知数。